北凝

南极圈写手,cp观混乱邪恶。
随缘写文随缘更。
改ID太麻烦了还是改回来吧(இдஇ`)

长风不曾负

避雷先看http://jiuchao834.lofter.com/post/1ec2b685_ef1df288
挂了的话看评论orz

洛阳城郊外的一处水湖旁围了里三层外三层的人,推推搡搡,人头攒动,围观者压低了声音不停的在小声议论着。
“官府办案,闲人退散!”从官道上又跑来一队天策兵,银枪红甲,整齐的步子带起一阵尘土。
围观者自动让出了一条小道让官兵进去,那队官兵到达现场后径自围成一圈,把看热闹的人往后逼退几步,清出现场,为办案的官留足了空间。
此时正值四月初,暮春时节的天上还飘着柳絮。湖边的柳树下躺着一具女尸,死状极惨,七窍流血,双目圆瞪,不甘和惊恐还停在脸上。尸身基本上是青的,血管大量的在皮下断裂,血液从血管中流出,凝在一起,结成了这可怖的青色。
然而真正引起官府重视的是她体内的三枚内丹。那是妖才有的东西,她一介凡人怎会有内丹,且这内丹一有便是三颗。
万重楼摸摸下巴,这件案子可不是一般的棘手。
此时从城郊外的小村庄里气喘吁吁的跑过来一道人,白衣负剑,却是一脸的焦急,举手投足间尽是慌张。
他看见人群愣了一下,眼里的不安更是明显,只在原地顿了下足后便向人群跑去。
那道人在人堆中扳过这个的肩膀又侧身往前挤去,推推搡搡好不容易挤到了人群前面。
在人群前维持现场秩序的官兵都是把长枪横过来拿的。那道人看清里面的情况后瞳孔猛地一缩,竟不自觉地抓住官兵的枪杆,用力到关节发白。
“这位……道长…”被抓住起枪杆的官兵一愣,正欲出言提醒却被万重楼打断了“让他进来。”
官兵如言把枪杆从道长手里抽出来,杵在地上,放他进去。
云从生硬着头皮往前走了两步,心里自是无比的后悔。柳树荫下的万重楼看着他尴尬的样子勾了勾嘴角,抬手让云从生看到自己手里的三枚内丹——其中一枚干净的几乎透明的内丹正隐隐发光,其自带的寒意也更加明显。
云从生的脸色变了一变,抿了下嘴唇,朝万重楼笑笑“将军要说什么?”一边说着一边迈起步子朝万重楼走去。
万重楼站起身来,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在这说话不方便,道长还是跟某走一趟吧。”说完,万重楼侧过头去和身边的官兵交代了些事情,挥手带着另一队天策兵加上云从生,往人群外走去。
此时看热闹的人都散的差不多了,还有几个孩子在不远处天策军拴马的地方逗马玩,见万重楼带人朝这边走过来忙呼喊着伙伴跑开,眨眼的功夫就跑没影了。
万重楼有些心疼的摸了摸自己的马,那马打了个响鼻,动动自己的蹄子,低下头去蹭万重楼的手。
即便是到了暮春时节,洛阳昼短夜长的现象还是那么明显。一到下午,洛阳城的天边就开始聚起了红霞。
万重楼一行人走了许久才在红霞中看见洛阳城的剪影。万重楼走在队首,一手牵着马,另一只手无聊的抛内丹玩。
云从生在他旁边看的心惊胆战“军爷…这内丹可不是这么玩的啊……”顿了顿“这万一有个万一,军爷你可就只能看见一只傻狐狸在你面前跳来跳去了。”
万重楼扑哧一声笑出来,收起了那枚内丹。云从生看着他装内丹的布袋叹了口气,眼里满是的焦急和无奈。

新文避雷预警

剑三策羊cp 妖化 双性 监禁play 这回我是真开车的(。

良心发现,回来更文(被揍((

先来个置顶

Ⅰ首先,请来访者不要把我当做素材库使。
   其次,同人不是活该被抄袭。
抄袭“借梗”什么的人在做天在看,我一直相信那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Ⅱ主食cp 剑三策羊,剑道。中度cp洁癖患者。
    常年居住在南极圈中心,沉迷各种邪教。

Ⅲ佛系写手,更新随缘。

Ⅳ莫要在我的文下刷无关cp,我在这里谢谢诸位了。
如果我的cp使你难受,请把手指或光标移到返回、关闭键上,而不是评论条。

Ⅴ就先这样,想到再补充。

我折新柳赠故人〈一〉


早春的阳光被树叶撕碎,扔进格子窗,撒在白发道人的道袍上。
“师父?”叶蝉推开门,咬着糖葫芦签子,看见楚风存正在地上打坐,眉眼一弯,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窗外树影婆娑,天色已近正午。叶蝉见楚风存不理他,就径自走到楚风存身前的案台上坐下“师父——”
楚风存好似没听见一般,继续打他的坐。
叶蝉见他如此,脸上的笑意却更浓一层“师父吃糖葫芦吗?”说着一只手搭上了楚风存的肩膀。
手掌下的肩膀一如当年的瘦削和挺拔,宛如雪中劲松一般。就像当年自己第一次见到师父,虽然那只是个背影。
那天华山的雪下的特别大,纷纷扬扬,漫至天际。
楚风存微微睁眼,看向叶蝉搭在自己肩上的手,漆黑的眸子让人看不清他眼底的神色。
叶蝉一个膝盖着地,身子向前倾,整个人都扑到了楚风存的身上。楚风存一愣,下意识的将胳膊肘支在身后,这样才避免了被自家徒儿扑倒的结果。
“师父……我刚问你吃不吃糖葫芦呢。”叶蝉说着将最后一个糖葫芦咬下来,衔在嘴里,笑盈盈的看着楚风存。楚风存皱眉,他看见叶蝉眼角眉梢尽是笑意,只是一双眸子,冷的宛如千年寒潭,让人心惊。
“胡闹。”楚风存边说边手上发力,想把叶蝉从自己身上推下去。只可惜他身上的叶蝉还是那样笑盈盈的,纹丝不动。
“……从为师身上下去。”楚风存无奈道。
在楚风存收叶蝉作徒的那一年,他废了自己七成的武功。
“好啊。”叶蝉答应,可事实上他连一点起身的意思都没有,反而变本加厉,将楚风存彻底压在地板上。
楚风存闭上眼,眉头皱得更厉害了。叶蝉懒懒的趴在他身上,头埋在他的颈窝里“师父……徒儿走了快七年了吧,师父可曾想过我?”
楚风存闭着眼,不答话。
“对了,”叶蝉抬起头来,看着楚风存的脸,嘴角眉梢又全是笑意“师父我这几年把当年灭门的事查得七七八八了。”
楚风存猛地睁开眼,再深的瞳色也掩不住他心底的震惊,他把头扭向一边,不去看叶蝉的脸“……是谁?”
楚风存的声音在发抖。
叶蝉似乎很满意楚风存的反应,喉咙里发出意义不明的笑声“师父我只是说查的七七八八了啊,至于究竟是谁,徒儿还没弄明白,”顿了顿“再说若是查明白是谁了,我早该提剑上门去寻仇而不是在这呆着。”
楚风存紧紧握着手边的衣袖。

剑道真的好嗑 年上年下囚禁play 教练要拦不住我开车上路了(bushi((

这位藏剑弟子可能是假的(二)

到藏剑山庄时天色已近薄暮,天上还漫漫飘着小雪,秦河从未见过华山外的雪景,这漫天飞舞的雪花趁着西子湖畔的日暮一时竟使他愣了神。回过神来,叶臣已经走远了。
“叶公子!”秦河怕跟丢,慌忙追上叶臣,一着急竟拽住了人家的衣袖。叶臣回头朝他一笑,神色里带着几分戏谑。秦河只觉得心脏漏跳了一拍,脸一红,慌忙解释到“公子我刚差点跟丢,一着急就……就失了礼,还望不要介意。”
“这算什么失礼,”叶臣又揽过他的肩膀,秦河比叶臣矮半个头,所以揽起来特别舒服。叶臣啪的一声又把折扇打开,一下没一下的扇着“我想着你过会能追上我就先走一步,哪知害的你着急了。我住处在山庄的东南角,离这有点远,所以咱们得走快点。”
“恩…这几天得打扰公子了。”秦河觉得自己的心脏要跳出来了。

叶臣生性有些顽劣,日常为人却仗义且富有亲和力。朋友遍及江湖的各个阶级,当然,其中也包括为正道人士所不齿的某些人士。藏剑比起剑法技艺来说更注重心性品德,于是叶臣在山庄里时常与意见不合者起争执。后来叶臣就避之退居到山庄的一角,这样山庄内别的弟子舒坦,他也落的个自在。
山庄内的长者对于叶臣这种弟子早就见怪不怪了,偌大的藏剑山庄,什么样的人没有?

秦河看见书架上的书摆放的整整齐齐,纤尘不染,有时常翻阅的痕迹。屋内点的也不是什么名贵的麝香龙涎香,而是一种叫不出名字的香,淡淡的,若有若无,却显著的具有提神醒脑的功效。
“道长,喝茶吗?”叶臣回身关上门。
秦河点了点头,或许是三清保佑吧,秦河从小到大从未信错过人。
白瓷杯放在木几上发出咔哒一声。伴随着这声响起的还有外面如驴叫般难听的的喊声“叶臣!”“叶臣我们老大找你!”
秦河变了脸色,苦笑一声“叶公子我到底还是给你惹麻烦了。”
叶臣一挑眉,笑道“无事。”起身按住秦河拿着剑的手“你既是我的客人便在此坐好,我准护你无恙。”说罢便拿起放在手边的折扇走了出去。
藏剑山庄的墙上有一睹圆形拱门,叶臣打开门栓走了出去。外面立马就有一人迎了上来“叶公子,您近日可见一穷道……啊不,纯阳宫的小道士,我们二当家的找他有事。”说着遥遥指向不远处的一个人,那人断了条胳膊,一脸穷酸相。
叶臣嗤笑了一声“小道士我倒有一个,只不过被我奉为座上宾,不能随意交出来。”
叶臣听见断了条胳膊的人骂了句什么,然后气急败坏的喊到“给我上!”
接着身边的那个笑得一脸马屁的抽出了身后的刀“叶公子,对不住了!”说着举起刀冲了过来。
叶臣一闪身就躲了过去,旋即啪的一声合上了扇子,朝着那个土匪的头拍了一下,又用扇柄点了下他的胸口。
其他的土匪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呢就见他噗通一声倒在地上,额头青了一片,满脸涨得通红,青筋暴起,汗水顺着脖子往下淌,大口大口的倒着气,发出嘶嘶的声音。
叶臣啪的一声又把扇子打开“给你们五息的时间把人带走,从藏剑山庄的旁边消失。”于是余下的几个人过来了两个把倒在地上起不来的土匪拖走,剩下的几个掺着他们二当家的往回跑,其行为倒是出奇的一致,毕竟没人想再来和叶臣打一架。

叶臣坐在椅子上,秦河站在他前面又深作了一揖“公子大恩,我无以为报,公子日后若是有需要帮忙的,秦某必将全力以赴,万死不辞。”
“真要报恩?”叶臣勾了勾嘴角,合上扇子。
“自然。”
“你过来,我叫你停时再停。”
秦河歪了歪头,依他所言朝他走过去,直到站在椅子前叶臣也没让他停下。
“……公子我不能再往前了。”秦河扶额。
叶臣轻笑一下,还是倚在椅子背上,示意秦河俯下身来。
秦河便扶着椅子上的扶手俯下身来,忽然叶臣一只胳膊搂住了他的脖子,另一只手扶着他的腰,就这么吻上了他的嘴角。
“秦道长,那在下有个请求,这江湖路远,以后的路,带上我一个行吗?”
秦河只觉得自己的脑子只剩下了一片空白“……好。”
耳畔全是那人愉悦的笑声,像是带着几分蛊惑的意味。
窗外传来几声虫鸣,月色正浓。

这位藏剑弟子可能是假的(一)

西子湖畔藏剑山庄,近百年来崛起的世家。山庄内多是行止有度的君子,但也有少数的纨绔子弟。
而叶臣算得上是这少数纨绔子弟中的一员。
瘦西湖畔的一棵年岁不小的柳树上躺着一人,那柳树枝粗叶茂,阳光透过柳叶细碎的洒在他的身上,枝头有一两只麻雀叽喳的叫着,甚是惬意。
忽的柳树干连着枝叶猛地一震,惊走了停在树上的麻雀,叶臣的一点睡意也被这一震驱了个干净。
哪个不长眼的。叶臣心里暗骂一句,爬起身来往下一看,却见一个穿着纯阳道袍的小道长正倚站在柳树下,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露在外面雪白的皮肤上还泛着微微的红色。叶臣一见这粉雕玉砌的小道长心里的火顿时消了一半,忽然间却生出了一番别样的心思。
叶臣从树上随手折了根柳条下来,拿柳梢扫了扫小道长的脖子。
“谁?”那小道长就像被热水烫到了似的,往前疾掠好几尺,背后的剑亦出鞘了半寸。
叶臣轻笑了一声,翻身跳下树“在下藏剑山庄叶臣,今日小憩于柳树上,本想折条柳枝把玩片刻,却不想惊扰了小道长。”
那小道长的脸微微有些发红,俯身一深揖“贫道纯阳宫紫霞一脉弟子秦河,”说到这里一顿,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忽的叹了口气,摇摇头,再没了下文。
叶臣不着痕迹的皱了下眉,走过去揽过那小道长的肩膀,脸上的笑容颇有亲和力“道长这是第一次来杭州?”
小道长身体一僵,这是生平第一次与生人挨得如此之近“是……我这是第一次下山,听从师命下山历练。”
“那道长想必在杭州没有相熟的人吧,若是不嫌弃可到藏剑暂住几日。”叶臣放开揽着小道长的胳膊,边引他上船边笑着说。
秦河心中对叶臣好感度颇高,暗觉得这藏剑的弟子可当真配得上君子二字。听到叶臣邀他去藏剑时却愣了一下,叹了口气“叶公子待我不薄,实不相瞒,我初下山时从匪帮中救过一位姑娘,与土匪交手时误断了他们二当家的一条胳膊。”顿了顿“他们的势力遍及南杭,依这势头看是誓要追我至天涯海角了,我一人倒是无所谓,但若是连累到公子就不好了。”
叶臣啪的一声打开一直拿在手中的折扇,盯着小道长思忖了一会“道长,恕在下直言,我在南杭从出生到现在可从未听到过这一片有什么匪帮,也不知道长是从何处听说他们的势力遍及南航。”
“这……是他们自己说的。”
叶臣强忍着自己不笑出声,拉着小道长迈上渡口的船“道长也不必担心,若是真有什么匪帮也须卖藏剑三分面子,你便安心在藏剑呆些时日再走吧。”
“恩……”秦河倚坐在船舱中,看叶臣递给船夫钱,再看他笑着坐回到船舱中。
叶臣暗里快要笑背过去了,为了保持风度脸上始终挂着的却都是微笑。
这南杭小到街头小混混大到赌坊大佬他认识的也不少,他确实未曾听说过哪里有个匪帮危害一方。即使有匪,也只是些散匪打家劫舍而已。
这小道长初次下山果然好骗,叶臣边笑边想。
好骗就算了,偏生长的还这么好看。

啊???
我的哥啊我啥都没干那
就只有几个擦边的(小声bb)
这玩意该咋改啊
头大
来自一个第一次被封的博主的惊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