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凝

南极圈写手,cp观混乱邪恶。
随缘写文随缘更。
改ID太麻烦了还是改回来吧(இдஇ`)

(萧蔡)岁知寒

第一次发文orz
ooc有
是个小短篇
有人看的话尽量不坑(你别尽量啊喂((

———————————————

过两天便是新年了。
蔡居诚面无表情的把酒倒到地上,这里的冬天没几场雪,天气却慢慢的冷了下来。也不似北方般要冷便冷到底,而是缠缠绵绵的冷下来,一点一点的,却是冷入骨髓,凉到心底。
窗外的树上压了一层薄雪,树枝微微弯着。
刚送走一位——估计也是今天最后一位客人。这大冷天的也冻不灭那些人来看自己的热情。
梁妈妈敲了敲蔡居诚的房门叫他下楼待会。过了半天也没得到回应,撇了撇嘴,一扭腰便自己下了楼。
蔡居诚在房内坐在凳子上双目放空的看着前方,他听见楼下的姑娘倌儿们因为早关了几个时辰的门而开心的一起说笑,又听见门口路过的姑娘与女伴笑嘻嘻的说着今天的客官有多么合她心意。
每年在武当的这个时候……
罢了
蔡居诚摇摇头,想这些做什么。
外面的天色暗了下来,月亮早早的挂在空中,格外的圆,格外的亮。月光洒在阁楼里,洒在他这个武当逆徒的衣袍上。衣上的仙鹤振翅欲飞。这精细的刺绣从侧面证实了他的主人曾经被寄予多大的希望,如今却流落到如此地步。
从在云端的仙人掉到淤泥里。
蔡居诚站起来,推开房门下了楼。姑娘们都在前院放着烟花说笑,梁妈妈在一旁看着也和着笑。驻足瞧了一会便绕过了这热闹场走到了后院。
后院没人,前院的笑声传到这里却显得更加空旷。石桌上有酒,蔡居诚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一饮而尽。
也不知喝了多久,四周的景物都看起来模模糊糊的,不真切,像在梦中一般。
一抬头忽然见树枝上立着一人,蔡居诚一惊,酒醒了一小半。那人也不知站了多久了却连雪都没有滑落的,可见其功力之雄厚。
白发在夜风中被微微吹起,宽敞的道袍亦被风扬起,长身玉立,表情瞧不真切,但整个人都是一种胸怀天下苍生的气概。
师父,萧疏寒。
蔡居诚挣扎站起,抬头看向他。
一直都是这样,你高高在上恍若嫡仙。
“师父……萧掌门……”
那人没有应声。
蔡居诚好似想到什么了,又瘫坐回去“对了,我这孽障已被你逐出山门了……”嗤笑一声“瞧我竟给忘了。”
蔡居诚又灌了口酒“您来做什么……和那些人一样……来看我笑话?”说完喉咙里发出不明意义的笑声。
他还是没有说话。
蔡居诚觉得自己的心里好似被一把钝刀一刀一刀割着似的钝痛。
算什么,自己算什么呢?
眼泪顺着眼角掉到白玉杯里。
师父……你看看你,你眼里既容得下这天下芸芸众生却为什么偏偏容不下我蔡居诚。
蔡居诚放下杯子提起壶干干脆脆的往嘴里灌。
他酒量不怎么样,灌完这壶酒就醉倒在桌子上。晚风吹着,这树上还有师父看着,也挺好。蔡居诚自嘲的笑了笑便趴在桌上沉沉睡去了。
半梦半醒之间恍惚听见有人轻轻说了声傻徒弟。

评论(3)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