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凝

南极圈写手,cp观混乱邪恶。
随缘写文随缘更。
改ID太麻烦了还是改回来吧(இдஇ`)

【萧蔡】岁知寒(二)

若想看前文诸位还是戳头像吧orzz我发现我实在把链接弄不上来
这一章叶小同志和萧小同志侧面交代下背景,以后这俩就没戏分了,换掌门视角嘿嘿
我们要让掌门感受到我们的爱意
让他窒息(不是((

——————————————————

日近中天,叶某折腾了一上午就为了找到找到蔡居诚口中的糖葫芦给萧掌门送去。
“那个……萧师叔。”叶某抱着一把糖葫芦有些别扭的看着萧居棠,萧居棠一看到糖葫芦眼睛亮晶晶的,视线就定格在糖葫芦上再也移不开。
“萧师叔?”
“啊……咳,叶小师侄找我有事?”萧居棠这才回过神来,装模作样的清了清嗓子,眼睛却一直瞅着叶某拿着的糖葫芦。
“萧师叔我和你商量件事,”叶某蹲下来让实现和萧居棠齐平“你把这两串送到萧掌门手里,他若问是谁送的你可千万别说话,让他自己想去。”顿了顿“事成之后这两串就是你的。”
萧居棠面露犹豫之色,叶某怎么会不知道这个鬼机灵的小孩在盘算着些什么“干不干?不干我去找宋师兄喽。” 叶某站起来作势要走。“别别别,我干,”萧居棠连忙拽住叶某衣服的下摆“不过你先给我串糖葫芦!”

叶某等萧居棠等了小半个时辰,等萧居棠回来时太阳已经沉了一半。其实也没多晚,毕竟是冬天,昼短夜长。
萧居棠接过叶某递给他的剩下一个糖葫芦,犹豫了一会“叶小师侄你再给我串糖葫芦我给你讲讲义父和蔡师兄间的事吧。”
“你怎么……”叶某有点诧异,但又不免有些好奇,伸手递给萧居棠一串糖葫芦。
萧居棠一手拿着两个糖葫芦一手拉起叶某的袖子往湖边走去“给掌门送糖葫芦,这事整个武当上下也就只有他一人做的出来。”说着把地上的雪用脚踢到湖里,看雪没剩多少了就一屁股坐下,把两条腿放到堤里,开始啃糖葫芦。
叶某也粗略的把雪清清坐在萧居棠的旁边,正打算把手里的最后一串糖葫芦吃了却看见一只白乎乎的小手挡在他前面。那白乎乎小手的主人正眼巴巴的看着他“叶小师侄我认识你欠债的那个弟子……你把这串也给我,我就帮你……”萧居棠没说下去,露出了一副“你懂的”表情。
“咳……我华山弟子向来磊落,怎么能做这种暗地里的勾当。”说着把最后一串糖葫芦递给萧居棠。
这天虽冷,湖水却没结冰。
叶某坐着等萧居棠的下文。
“蔡师兄走时朴师叔说他落得如此地步是因为心中无道。”萧居棠咽下嘴里的糖葫芦“那时我就在想了,到底什么是道。义父说善是道,恶也是道,”萧居棠盯着湖面,眼神却是茫然的“邱师兄说道是世间万事万物对人的影响,这些影响也造就了这个人对这百态的看法。我也听不懂他们的话,但大概意思我是懂的。”萧居棠咬下一颗糖葫芦“按邱师兄的说法,蔡师兄就连有道的条件都不具备。”
“在我们这一辈几个弟子中,义父最宠的就是蔡师兄了。”顿了顿“蔡师兄衣服的布料是我义父亲自选的,书是我义父一针一线订起来的,就连练剑时我义父都时常远远看着。”萧居棠吐出几个山楂子。山楂子掉到水里,激起一圈圈涟漪。“可他不知道。”
“他的眼里只是义父对邱师兄的好。”
萧居棠把吃干净的竹签丢到水里“义父说他太傻太容易相信别人了,不肯放他下山。”换了一串糖葫芦拿在手里,在眼前放着,却也不吃。“不下山怎么见这世间百态呢,不见这世间百态蔡师兄又怎么会有他心中的道呢。”
“你看,让蔡师兄心中无道的是那些长辈,怪蔡师兄心中无道的也是那些长辈。”
萧居棠狠狠咬了一口糖葫芦,糖衣碎时发出咔咔的响声,叶某咽了口唾沫。“其实吧蔡师兄这次下山我最担心的是他的盘缠了,他对钱一直没什么概念。二两银子和五十钱放在一起他也分的清哪个多,但他不知道这些钱值什么,值多少物件”
对钱没概念……叶某——一个从出生穷到成年的人花了好长时间去理解这是个什么概念。
和萧居棠分开后已近半夜,叶某也不知去哪。进了城却鬼使神差的往点香阁走去。
点香阁的大门已经关上了了,这两天过年关门关的也早,一抬头却看见阁楼上的灯全是亮着的。叶某盘算了一下,脚尖一点地,飞身向房顶上掠去。
叶某上的房矮主屋一截,在这可以通过二楼走道上的窗看见大厅里发生的事。
点香阁的一干人正在做年终盘点。叶某到的时候刚好盘到蔡居诚,只见下人抬上来一箱箱的石头。敢情这蔡师兄不差自己这点钱啊……叶某突然发现原来最穷的还是自己。
梁妈妈打了两下算盘,报出了一个奇低的数,算上蔡居诚打碎的杯子踹破的门竟还欠了梁妈妈几两银子。
叶某看见蔡居诚一皱眉“这石头……不应当只值这点钱吧。”梁妈妈做贼心虚“哎呦,最近石头这价钱掉的也是厉害……但你也辛苦了一年了,不如这样吧,我把你今年欠我们的钱勾消,你来年继续努力,你看如何?"
蔡居诚没说话,梁妈妈笑了“那就是当你答应了啊。”
趴在房顶上的叶某终于知道为什么蔡居诚被坑在点香阁出不来了。一抬头却看见飞檐的角上立着一人,白衣外披玄袍,道冠下束着白发,手持拂尘。淡如清风却让人移不开眼。
萧掌门。
叶某看见萧疏寒皱着眉头。

评论(7)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