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凝

南极圈写手,cp观混乱邪恶。
随缘写文随缘更。
改ID太麻烦了还是改回来吧(இдஇ`)

【萧蔡】岁知寒(四)

夜已过半,萧疏寒却一点睡意都没有。
桌上又铺了一桌的宣纸,烛台已经积满了烛泪。萧疏寒手里握着一块白玉腰牌,上面赫然阳刻着蔡居诚三字。
萧疏寒像是看着桌上的宣纸,眼神却是失焦的。
蔡居诚。
“居诚?”自己的二徒弟早上去后山练剑到了下午却还没回来,萧疏寒未免有些不放心,到后山找了半天却见山坡下有一武当衣着的人躺着。
“……师父。”那人有些别扭的应了一声。
天色已近傍晚,那山坡上树少,全是些杂草乱石。秋天的景本就萧瑟,在这泛橙的阳光下却显得有些温暖。
蔡居诚躺在山谷的碎石中,又刚好在另一座山的阴影里。
夏天在这些碎石上是一条浅河,到入秋却断了流。
萧疏寒仔细检查了下自己的徒弟是否受伤,却发现除了动不了外,他一切都挺好。
“居诚,你这是……”萧疏寒打横抱起自己的二徒弟,其实关于居诚这样的原因他也已猜出了七八分,但抱着一点捉弄他的心思想听他自己说。
“……我练功,一分神便成了这样。”蔡居诚脸红到耳朵根。
自己把自己定住了。
萧疏寒脸上的笑意都掩饰不住。他是别人眼中的天之骄子,在自己身边就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徒弟,可以犯错,可以撒娇,只是在自己身边。
心中莫名其妙的有一种满足感。
“分神?那居诚是在想谁。”蔡居诚抬头,却看见师父眼里一片戏谑。
脸上更红了。
“……没…没想谁。”
萧疏寒把他往上抱了下,调整好便抱着他往山上走。
这个定身要么等定你的人把你解开,要么就等着这股内力散去。
很明显蔡居诚只能选择后者。
萧疏寒抱着他走了几步却突然想起前两天在山下救的那只大仙鹤。低头看了看蔡居诚,却见这孩子的眼角微微向上挑,脸红还未消下去,就如上了胭脂一般。皓齿红唇,眉间一股正是少年时该有的英气。
这副相貌哪是人间该有的。
活脱脱一只仙鹤精。
萧疏寒为自己想法笑了一下。一低头却在这孩子的眼里看见了自己,就如许多年前一样,如此清晰,胜过万物。
萧疏寒亲自将蔡居诚送回了他的寝屋,坐了一会,刚要走却被蔡居诚拽住了袖子。
萧疏寒一愣“做什么?”
“师父我腰牌不见了,怕是掉在了后山。”蔡居诚皱着眉,神色里满是焦急,说着便要挣扎着坐起来。
既然能动了那股内力便散得也差不多了,
不过只要还未散尽,就有伤及经络之险。
萧疏寒连忙扶住他,让他躺回去“不过是块腰牌罢了,日后再让人给你刻一块。”
蔡居诚摇了摇头“……不一样,那块是我被带上山时,师父亲自刻的。”
话音一落,萧疏寒愣住了,心中却生出了一番别样的情愫。
“你先休养着,日后为师再为你刻一块便是。”
后来萧疏寒又给蔡居诚刻了块腰牌,却又暗自去后山找到了他原本的那块白玉腰牌。
也是自那之后萧疏寒开始处处避着他——也不知是避着他,还是避着自己心中说不清道不明的情。
蜡烛发出“哔啵”一声。烛光摇曳,案前人长叹一声。
再后来……那天他一掌废了蔡居诚多年内力,蔡居诚含着血喊他回头看自己一眼,哪怕一眼。
萧疏寒灭了蜡烛,熄了蜡烛后天已经快亮了。
一宿未眠。
萧疏寒换了身衣服,下山,再去看看他。
这是蔡居诚第一次下山。
他走以后自己处处打探他的消息,找遍了大街小镇,有人说在花柳巷里看到过他。
从起初的不信到亲眼看见他站在勾栏院中。
怎会如此?他天之骄子应当临于云端,而非在此卖艺卖笑!
他如鹤般的仙姿又怎能被这些来勾栏院里的浪荡徒子欺辱?
萧疏寒现在想起来心中还是一阵钝痛,一股悔意又涌了上来。
而他如今的地步又何尝不知自己害的?是自己处处护着他,不让他识人世险恶。该下山时,也是自己亲手毁了他在这人世中自卫的资本。
就好似把一只羔羊的蹄子绑起来,扔到狼群里。
萧疏寒想到这又叹了口气。
天还没亮,将亮未亮时的清辉撒满了大街小巷。早起的小贩收拾着摊子,蒸屉的缝隙往外冒着白气。
萧疏寒行于人群中,污泥不沾,烟尘不染,一如当年的嫡仙之姿。
点香阁的下人往外拆着门板,梁妈妈从里面扭着腰走出来。看见萧疏寒先是一愣,随后换上了一副媚态“哎呦您可是稀客啊,这么早,是来找谁呀?”
萧疏寒也不避讳,就这么看着梁妈妈“蔡居诚。”
梁妈妈的笑容凝在了脸上“这可不巧了,他刚给人赎出去了。”

——————————————————

开始搞事情((
欲知前文戳头像 我不会弄链接orz
等以后我去问下度娘这个连接该怎么整(

评论(4)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