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凝

南极圈写手,cp观混乱邪恶。
随缘写文随缘更。
改ID太麻烦了还是改回来吧(இдஇ`)

【萧蔡】岁知寒(七)

天色正值傍晚,暖辉洒在青砖上,为雕梁飞檐皆镀上了一层金辉。南风吹得一地树影婆娑,檐上的青铜风铃和着风响。
如此静谧,天地间只剩下了你我二人。
萧疏寒倚在蔡居诚寝屋外的墙上,蔡居诚搂着他的脖子,靠在他身上,把头埋进他的颈窝。
就这么静静抱着他,却仿佛有道不尽的委屈。
“师父,最后一次了,你抱抱我好不好?”声音里除了委屈外还掺杂着恳求。
萧疏寒抬手,顿了一下,又放了下来。身上人感觉到他的动作,抱得更紧了些。萧疏寒摇摇头,此时抱他绝非出自师徒之情。
既非出自师徒之情那便有违人伦。
蔡居诚也再没说话,就只是抱着萧疏寒。
一叹南风不知情起,再叹梦中不知别离。
萧疏寒醒时星子已经隐去了一大半,粗略一算,已经过去一个多时辰了。萧疏寒皱眉,暗道一句误事。
明明才初春,这个林子已经枝长叶茂。于金陵来说倒也正常,金陵河一隔,两岸的风景便是两个季节。
萧疏寒撤了剑阵,刚起身准备走,那几团白魄又飘了起来。萧疏寒发现多了一团白魄,现在六魄均在这了。
被抽出的魂魄地府不收,只能飘荡于人世等执念散了自己散去,或遇上高人被超度去往生。
萧疏寒取出一张符,咬破手指,用精血画了道符“这是道养魄符,你我亦是缘,若是愿意的话便进去修养,待我回门派时帮你超度。”说着发力催动了符,那几团魄在他四周盘旋了会就暗淡下来入了符。
萧疏寒把符收好,背上剑匣,转身出了荒庙。
叶某醒时发现自己被关在一个笼子里,笼子前面正对着一大片空地,而在空地上起了个有一尺来高的台子。
台子的中心偏后的位置有个刻着繁杂花纹的柱子,上面绑着个人。那人披散着头发,满身血污。身上的衣服依稀辨得是武当的镇玄袍。
他头低垂着,也不知是死是活。
台子前徘徊着三四个穿奇装异服的人。忽的从林子中又蹿出了一人,那人受了伤,而且伤的不轻。
突然蹿出来的人神色慌张,叽里咕噜的和一个大高个子说了些什么。那个高个子听完他说的话一把拎起了旁边的一个人,用蹩脚中原话跟他说“是你说他被逐出师门没人管的,现在这武当掌门怎么会找过来?”
被拎起来那人磕磕巴巴的解释着什么,叶某听不清。而那大高个子根本就没听他说话的意思,把他往高举了下,用力一甩,直接扔到了旁边的一棵树下,那人登时断了气。
大高个子把手往衣服上蹭了蹭,绕着台子踱了两圈,一脸的可惜。一挥手叫后面的人搀上那个受伤的,带头往深林中跑去。
武当弃徒,叶某只能想到一个人——蔡居诚。
萧疏寒刚从荒庙里出来没走几步就遇上了他带的那些弟子。这些弟子一见到他就迎上来,正欲说什么却被他挥手拦了回去。
“现在找人要紧,有什么事回去再说。”萧疏寒皱眉,心中的不安越来越浓了。
正欲继续往林子里走,却突然从林子中冒出十多个人,皆着奇装异服,看见萧疏寒他们直接就拔出了腰间的弯刀。
武当众人亦不是吃素的,一挥手数十把剑从剑匣中飞出。
两路人一遇上就直接兵戈相向。不同的是那些人处处下死手,而武当众人多是不愿不明不白的杀人而以防御为主。
萧疏寒刚与他们交手有两个回合便觉得他们出招诡秘,且略通御魂之术。脑子里忽然想起临走时郑居和说的那群塞外妖人。
“为祸一方,不可留。”萧疏寒说罢即御剑斩杀了几个附近的宵小。
众弟子见掌门出手果断便也转防为攻。武当是百年名门正派,一出手就可以看出与这些邪魔歪道的根本区别。
十几号奇装异服转眼死的死伤的伤,只有一个在打斗时跑了。
萧疏寒留下两个弟子看着这些还活着的妖人,剩下的随他一起去找这些妖人的大营。
天色将明,萧疏寒带着人顺着地上的血迹一路往林子深处走去,每走一步空气中的血腥味就重上几倍。到后来腥臭味让身后好几名弟子不住作呕。
萧疏寒却无暇顾及这个,他只觉得心中的不安比这空气中的腥臭味更让他慌张。
穿过一层层灌木终于到了一大片空地。那空地上处处都有血迹,旁边笼子里还关着几个人。
而在空地的台子上绑着一个人,满身血污。
正是他心心念念的徒弟,蔡居诚。

————————————————

私设多如狗orz

快到大结局,写完岁知寒我就去发糖(你给我停((

欲知前文戳头像XD

评论(21)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