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凝

南极圈写手,cp观混乱邪恶。
随缘写文随缘更。
改ID太麻烦了还是改回来吧(இдஇ`)

清风送酒


三月初,正值清明时节。

如秦淮一带的风月地此时也消了烟火,整条街都仿佛被烟雨打湿了一般,又沉又湿。
秦淮多的是富庶人家,清明祭酒,于是人们将酒倾倒进江河里,让其随风逐波直至天涯。
于是一天下来,整条秦淮河都溢满了酒气。
女儿红,梨花白,烧刀子…各种各样的气味充斥着鼻腔,让人一闻就要醉倒在河堤旁。
天色晚了下来,空中蓝蒙蒙的,远山也是靛蓝色,一切都笼在夜雨里,似真似幻。
花楼里缓步走出一人。右手端一青铜酒杯,左手负于身后,沿着青砖道似是漫无目的的走着,身上黑色的道袍早已洗的发白。
此时的街上没了行人的踪影,偶有鸟雀从柳树冠中飞出。青砖道几转,忽见一座汉白玉石桥横架在秦淮河之上。蔡居诚走过去,一条腿迈过栏杆,顺势坐在栏杆上,再将另一条腿迈过来。
极目望去,天地浩荡,空有一江相思水东去。
蔡居诚遥遥举杯,将一杯夹着雨水的酒倒入秦淮河中。暮雨淅淅沥沥,桥上的人浑身早就湿透了,他把酒杯拿在手里细细看着,却是满目的苍凉混着漠然。
忽的耳畔的风声换作雨滴打在油纸伞上的声音,身边的人呼吸很轻,身上的味道和武夷山上的云一样。
“你……在祭谁?”
蔡居诚动作一顿,嗤笑一下“祭武当派二弟子,蔡居诚。”
四周又只剩下了雨夹着风打在伞上的声音。
忽然间蔡居诚感觉到自己被身后的人抱住了,那人的身体比自己还僵,动作却极力轻柔而坚定。
“……您这是做什么?大道且无情,劝掌门可莫要犯了这忌讳。”说完这话,蔡居诚却觉得自己被抱得更紧了。
“你做到了吗?”过了半晌,蔡居诚才听见身后的人缓缓道。那人把头放在自己肩膀上蹭了蹭,竟像一只大猫在撒娇。
萧疏寒听见耳畔的声音终于不再似当年般青涩,带了些青年的清朗。
蔡居诚愣了许久,忽的笑了出来,身体放松的往后一倚,靠在萧疏寒的身上“自然没有,我若是做到了,还会坐在这嘛。”
“萧大官人来干嘛,带我走吗?”
“恩。”
“去哪?回武当?”
“不是,”萧疏寒一用力把蔡居诚打横抱了起来“我们回家。”




——————————————
我在尽力he了(哇的一声哭出声来

ooc我的(捂脸

评论(10)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