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凝

南极圈写手,cp观混乱邪恶。
随缘写文随缘更。
改ID太麻烦了还是改回来吧(இдஇ`)


说句实话,我喜欢萧蔡这对cp,我喜欢蔡居诚他买完糖葫芦,突然反应过来,咬牙切齿想退货的样子。我喜欢且悲哀他的那句我早已不信帝君。
我是真的很喜欢他们。
但现实这个萧蔡圈的风气就像盆冷水一样,始终高悬在我的头上,不时倾盆倒下,我暖和着自己笑嘻嘻的继续写,而我头上的盆又为我蓄满了水。
我从只有二百多篇文章熬到今天,累了,写不下去了,我真的想歇会。
开始的时候有个萧蔡群,我不知道群主是哪个,里面是一堆所谓的大佬的聚集地。
一开始我没加那个群,因为手机没内存,就没下QQ,整个手机只有一个老福特,然后是一堆图,一堆歌。
后来,我的文被抄袭了,她将我两篇文好玩的地方揉在一起,打了个噱头。因为心虚,她在那噱头的开头写了个以前说过的。
评论里一片捧她的。她在抄我的文之前发过几篇,人气惨淡,还是她玩的最溜的性转梗。
那几篇里我可从未见到她提到过这个所谓噱头。
我当时气,于是我删了一大堆东西,勉强下上了QQ。
念头很简单,想到大部队里找个安慰。于是第一盆水就这么来了。
我看见抄袭者与各位大佬相谈甚欢,反倒是我格格不入。
我能怎么办?大部队在她那边,我正面刚不过。好了,我怕了怂了于是我把新鲜打掉的牙咽进了肚子里。
然后我心就被这盆水浇凉了一半,拿着笔我甚至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只想哭。
我放下笔期待我的文的人该怎么办,我拿起笔我的文怎么办,再被拿去借鉴,而我只能忍气吞声?
于是我借着我三党的名义,跑了。
我以为我再回来后心态会稳点,但我错了。
在我不在的这段日子里抄我文的人过的很舒坦,甚至混成了大佬。
她的文我不想多说,媚俗媚众。
那个所谓的大佬群我早就退了,里面其实就是一堆人在你粉我我粉你互相吹捧而已,这般人情世故抄我文的人玩的贼溜。
我不行,我他妈就是个啥都不会的傻逼。
于是我考完回来了,圈子里的人被这么一搅和也没剩多少了,整个圈人气惨淡。
我写我的东西,这小不要脸的继续跟在我后面点喜欢,或许她认为她没抄我,只不过是我给他提供了点灵感。又或许她早就把当年的文给删了。
我不管也不想管更管不着。
但我现在打萧蔡的便签就跟见着她人了一样恶心。
虽然萧蔡跟她根本没有什么关系。
我可能以后不会再写萧蔡相关了,我知道我的粉都是萧蔡来的。
但我写不下去了,真的写不下去了,这个圈的风气太他妈刺激了。

评论(32)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