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凝

南极圈写手,cp观混乱邪恶。
随缘写文随缘更。
改ID太麻烦了还是改回来吧(இдஇ`)

这位藏剑弟子可能是假的(二)

到藏剑山庄时天色已近薄暮,天上还漫漫飘着小雪,秦河从未见过华山外的雪景,这漫天飞舞的雪花趁着西子湖畔的日暮一时竟使他愣了神。回过神来,叶臣已经走远了。
“叶公子!”秦河怕跟丢,慌忙追上叶臣,一着急竟拽住了人家的衣袖。叶臣回头朝他一笑,神色里带着几分戏谑。秦河只觉得心脏漏跳了一拍,脸一红,慌忙解释到“公子我刚差点跟丢,一着急就……就失了礼,还望不要介意。”
“这算什么失礼,”叶臣又揽过他的肩膀,秦河比叶臣矮半个头,所以揽起来特别舒服。叶臣啪的一声又把折扇打开,一下没一下的扇着“我想着你过会能追上我就先走一步,哪知害的你着急了。我住处在山庄的东南角,离这有点远,所以咱们得走快点。”
“恩…这几天得打扰公子了。”秦河觉得自己的心脏要跳出来了。

叶臣生性有些顽劣,日常为人却仗义且富有亲和力。朋友遍及江湖的各个阶级,当然,其中也包括为正道人士所不齿的某些人士。藏剑比起剑法技艺来说更注重心性品德,于是叶臣在山庄里时常与意见不合者起争执。后来叶臣就避之退居到山庄的一角,这样山庄内别的弟子舒坦,他也落的个自在。
山庄内的长者对于叶臣这种弟子早就见怪不怪了,偌大的藏剑山庄,什么样的人没有?

秦河看见书架上的书摆放的整整齐齐,纤尘不染,有时常翻阅的痕迹。屋内点的也不是什么名贵的麝香龙涎香,而是一种叫不出名字的香,淡淡的,若有若无,却显著的具有提神醒脑的功效。
“道长,喝茶吗?”叶臣回身关上门。
秦河点了点头,或许是三清保佑吧,秦河从小到大从未信错过人。
白瓷杯放在木几上发出咔哒一声。伴随着这声响起的还有外面如驴叫般难听的的喊声“叶臣!”“叶臣我们老大找你!”
秦河变了脸色,苦笑一声“叶公子我到底还是给你惹麻烦了。”
叶臣一挑眉,笑道“无事。”起身按住秦河拿着剑的手“你既是我的客人便在此坐好,我准护你无恙。”说罢便拿起放在手边的折扇走了出去。
藏剑山庄的墙上有一睹圆形拱门,叶臣打开门栓走了出去。外面立马就有一人迎了上来“叶公子,您近日可见一穷道……啊不,纯阳宫的小道士,我们二当家的找他有事。”说着遥遥指向不远处的一个人,那人断了条胳膊,一脸穷酸相。
叶臣嗤笑了一声“小道士我倒有一个,只不过被我奉为座上宾,不能随意交出来。”
叶臣听见断了条胳膊的人骂了句什么,然后气急败坏的喊到“给我上!”
接着身边的那个笑得一脸马屁的抽出了身后的刀“叶公子,对不住了!”说着举起刀冲了过来。
叶臣一闪身就躲了过去,旋即啪的一声合上了扇子,朝着那个土匪的头拍了一下,又用扇柄点了下他的胸口。
其他的土匪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呢就见他噗通一声倒在地上,额头青了一片,满脸涨得通红,青筋暴起,汗水顺着脖子往下淌,大口大口的倒着气,发出嘶嘶的声音。
叶臣啪的一声又把扇子打开“给你们五息的时间把人带走,从藏剑山庄的旁边消失。”于是余下的几个人过来了两个把倒在地上起不来的土匪拖走,剩下的几个掺着他们二当家的往回跑,其行为倒是出奇的一致,毕竟没人想再来和叶臣打一架。

叶臣坐在椅子上,秦河站在他前面又深作了一揖“公子大恩,我无以为报,公子日后若是有需要帮忙的,秦某必将全力以赴,万死不辞。”
“真要报恩?”叶臣勾了勾嘴角,合上扇子。
“自然。”
“你过来,我叫你停时再停。”
秦河歪了歪头,依他所言朝他走过去,直到站在椅子前叶臣也没让他停下。
“……公子我不能再往前了。”秦河扶额。
叶臣轻笑一下,还是倚在椅子背上,示意秦河俯下身来。
秦河便扶着椅子上的扶手俯下身来,忽然叶臣一只胳膊搂住了他的脖子,另一只手扶着他的腰,就这么吻上了他的嘴角。
“秦道长,那在下有个请求,这江湖路远,以后的路,带上我一个行吗?”
秦河只觉得自己的脑子只剩下了一片空白“……好。”
耳畔全是那人愉悦的笑声,像是带着几分蛊惑的意味。
窗外传来几声虫鸣,月色正浓。

评论(4)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