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凝

南极圈写手,cp观混乱邪恶。
随缘写文随缘更。
改ID太麻烦了还是改回来吧(இдஇ`)

这位藏剑弟子可能是假的(一)

西子湖畔藏剑山庄,近百年来崛起的世家。山庄内多是行止有度的君子,但也有少数的纨绔子弟。
而叶臣算得上是这少数纨绔子弟中的一员。
瘦西湖畔的一棵年岁不小的柳树上躺着一人,那柳树枝粗叶茂,阳光透过柳叶细碎的洒在他的身上,枝头有一两只麻雀叽喳的叫着,甚是惬意。
忽的柳树干连着枝叶猛地一震,惊走了停在树上的麻雀,叶臣的一点睡意也被这一震驱了个干净。
哪个不长眼的。叶臣心里暗骂一句,爬起身来往下一看,却见一个穿着纯阳道袍的小道长正倚站在柳树下,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露在外面雪白的皮肤上还泛着微微的红色。叶臣一见这粉雕玉砌的小道长心里的火顿时消了一半,忽然间却生出了一番别样的心思。
叶臣从树上随手折了根柳条下来,拿柳梢扫了扫小道长的脖子。
“谁?”那小道长就像被热水烫到了似的,往前疾掠好几尺,背后的剑亦出鞘了半寸。
叶臣轻笑了一声,翻身跳下树“在下藏剑山庄叶臣,今日小憩于柳树上,本想折条柳枝把玩片刻,却不想惊扰了小道长。”
那小道长的脸微微有些发红,俯身一深揖“贫道纯阳宫紫霞一脉弟子秦河,”说到这里一顿,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忽的叹了口气,摇摇头,再没了下文。
叶臣不着痕迹的皱了下眉,走过去揽过那小道长的肩膀,脸上的笑容颇有亲和力“道长这是第一次来杭州?”
小道长身体一僵,这是生平第一次与生人挨得如此之近“是……我这是第一次下山,听从师命下山历练。”
“那道长想必在杭州没有相熟的人吧,若是不嫌弃可到藏剑暂住几日。”叶臣放开揽着小道长的胳膊,边引他上船边笑着说。
秦河心中对叶臣好感度颇高,暗觉得这藏剑的弟子可当真配得上君子二字。听到叶臣邀他去藏剑时却愣了一下,叹了口气“叶公子待我不薄,实不相瞒,我初下山时从匪帮中救过一位姑娘,与土匪交手时误断了他们二当家的一条胳膊。”顿了顿“他们的势力遍及南杭,依这势头看是誓要追我至天涯海角了,我一人倒是无所谓,但若是连累到公子就不好了。”
叶臣啪的一声打开一直拿在手中的折扇,盯着小道长思忖了一会“道长,恕在下直言,我在南杭从出生到现在可从未听到过这一片有什么匪帮,也不知道长是从何处听说他们的势力遍及南航。”
“这……是他们自己说的。”
叶臣强忍着自己不笑出声,拉着小道长迈上渡口的船“道长也不必担心,若是真有什么匪帮也须卖藏剑三分面子,你便安心在藏剑呆些时日再走吧。”
“恩……”秦河倚坐在船舱中,看叶臣递给船夫钱,再看他笑着坐回到船舱中。
叶臣暗里快要笑背过去了,为了保持风度脸上始终挂着的却都是微笑。
这南杭小到街头小混混大到赌坊大佬他认识的也不少,他确实未曾听说过哪里有个匪帮危害一方。即使有匪,也只是些散匪打家劫舍而已。
这小道长初次下山果然好骗,叶臣边笑边想。
好骗就算了,偏生长的还这么好看。

评论(1)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