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凝

南极圈写手,cp观混乱邪恶。
随缘写文随缘更。
改ID太麻烦了还是改回来吧(இдஇ`)

我折新柳赠故人〈一〉


早春的阳光被树叶撕碎,扔进格子窗,撒在白发道人的道袍上。
“师父?”叶蝉推开门,咬着糖葫芦签子,看见楚风存正在地上打坐,眉眼一弯,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窗外树影婆娑,天色已近正午。叶蝉见楚风存不理他,就径自走到楚风存身前的案台上坐下“师父——”
楚风存好似没听见一般,继续打他的坐。
叶蝉见他如此,脸上的笑意却更浓一层“师父吃糖葫芦吗?”说着一只手搭上了楚风存的肩膀。
手掌下的肩膀一如当年的瘦削和挺拔,宛如雪中劲松一般。就像当年自己第一次见到师父,虽然那只是个背影。
那天华山的雪下的特别大,纷纷扬扬,漫至天际。
楚风存微微睁眼,看向叶蝉搭在自己肩上的手,漆黑的眸子让人看不清他眼底的神色。
叶蝉一个膝盖着地,身子向前倾,整个人都扑到了楚风存的身上。楚风存一愣,下意识的将胳膊肘支在身后,这样才避免了被自家徒儿扑倒的结果。
“师父……我刚问你吃不吃糖葫芦呢。”叶蝉说着将最后一个糖葫芦咬下来,衔在嘴里,笑盈盈的看着楚风存。楚风存皱眉,他看见叶蝉眼角眉梢尽是笑意,只是一双眸子,冷的宛如千年寒潭,让人心惊。
“胡闹。”楚风存边说边手上发力,想把叶蝉从自己身上推下去。只可惜他身上的叶蝉还是那样笑盈盈的,纹丝不动。
“……从为师身上下去。”楚风存无奈道。
在楚风存收叶蝉作徒的那一年,他废了自己七成的武功。
“好啊。”叶蝉答应,可事实上他连一点起身的意思都没有,反而变本加厉,将楚风存彻底压在地板上。
楚风存闭上眼,眉头皱得更厉害了。叶蝉懒懒的趴在他身上,头埋在他的颈窝里“师父……徒儿走了快七年了吧,师父可曾想过我?”
楚风存闭着眼,不答话。
“对了,”叶蝉抬起头来,看着楚风存的脸,嘴角眉梢又全是笑意“师父我这几年把当年灭门的事查得七七八八了。”
楚风存猛地睁开眼,再深的瞳色也掩不住他心底的震惊,他把头扭向一边,不去看叶蝉的脸“……是谁?”
楚风存的声音在发抖。
叶蝉似乎很满意楚风存的反应,喉咙里发出意义不明的笑声“师父我只是说查的七七八八了啊,至于究竟是谁,徒儿还没弄明白,”顿了顿“再说若是查明白是谁了,我早该提剑上门去寻仇而不是在这呆着。”
楚风存紧紧握着手边的衣袖。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