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凝

南极圈写手,cp观混乱邪恶。
随缘写文随缘更。
改ID太麻烦了还是改回来吧(இдஇ`)

长风不曾负

避雷先看http://jiuchao834.lofter.com/post/1ec2b685_ef1df288
挂了的话看评论orz

洛阳城郊外的一处水湖旁围了里三层外三层的人,推推搡搡,人头攒动,围观者压低了声音不停的在小声议论着。
“官府办案,闲人退散!”从官道上又跑来一队天策兵,银枪红甲,整齐的步子带起一阵尘土。
围观者自动让出了一条小道让官兵进去,那队官兵到达现场后径自围成一圈,把看热闹的人往后逼退几步,清出现场,为办案的官留足了空间。
此时正值四月初,暮春时节的天上还飘着柳絮。湖边的柳树下躺着一具女尸,死状极惨,七窍流血,双目圆瞪,不甘和惊恐还停在脸上。尸身基本上是青的,血管大量的在皮下断裂,血液从血管中流出,凝在一起,结成了这可怖的青色。
然而真正引起官府重视的是她体内的三枚内丹。那是妖才有的东西,她一介凡人怎会有内丹,且这内丹一有便是三颗。
万重楼摸摸下巴,这件案子可不是一般的棘手。
此时从城郊外的小村庄里气喘吁吁的跑过来一道人,白衣负剑,却是一脸的焦急,举手投足间尽是慌张。
他看见人群愣了一下,眼里的不安更是明显,只在原地顿了下足后便向人群跑去。
那道人在人堆中扳过这个的肩膀又侧身往前挤去,推推搡搡好不容易挤到了人群前面。
在人群前维持现场秩序的官兵都是把长枪横过来拿的。那道人看清里面的情况后瞳孔猛地一缩,竟不自觉地抓住官兵的枪杆,用力到关节发白。
“这位……道长…”被抓住起枪杆的官兵一愣,正欲出言提醒却被万重楼打断了“让他进来。”
官兵如言把枪杆从道长手里抽出来,杵在地上,放他进去。
云从生硬着头皮往前走了两步,心里自是无比的后悔。柳树荫下的万重楼看着他尴尬的样子勾了勾嘴角,抬手让云从生看到自己手里的三枚内丹——其中一枚干净的几乎透明的内丹正隐隐发光,其自带的寒意也更加明显。
云从生的脸色变了一变,抿了下嘴唇,朝万重楼笑笑“将军要说什么?”一边说着一边迈起步子朝万重楼走去。
万重楼站起身来,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在这说话不方便,道长还是跟某走一趟吧。”说完,万重楼侧过头去和身边的官兵交代了些事情,挥手带着另一队天策兵加上云从生,往人群外走去。
此时看热闹的人都散的差不多了,还有几个孩子在不远处天策军拴马的地方逗马玩,见万重楼带人朝这边走过来忙呼喊着伙伴跑开,眨眼的功夫就跑没影了。
万重楼有些心疼的摸了摸自己的马,那马打了个响鼻,动动自己的蹄子,低下头去蹭万重楼的手。
即便是到了暮春时节,洛阳昼短夜长的现象还是那么明显。一到下午,洛阳城的天边就开始聚起了红霞。
万重楼一行人走了许久才在红霞中看见洛阳城的剪影。万重楼走在队首,一手牵着马,另一只手无聊的抛内丹玩。
云从生在他旁边看的心惊胆战“军爷…这内丹可不是这么玩的啊……”顿了顿“这万一有个万一,军爷你可就只能看见一只傻狐狸在你面前跳来跳去了。”
万重楼扑哧一声笑出来,收起了那枚内丹。云从生看着他装内丹的布袋叹了口气,眼里满是的焦急和无奈。

评论(1)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