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凝

南极圈写手,cp观混乱邪恶。
随缘写文随缘更。
改ID太麻烦了还是改回来吧(இдஇ`)

【萧蔡】岁知寒(一)

前章戳这里(万一戳不开劳烦点头像orzzz)
http://jiuchao834.lofter.com/post/1ec2b685_1248c0d2

——————————————————
蔡居诚醒来时太阳已挂上了林木的梢头,早上有雾,四周一片朦胧。蔡居诚看见石桌上竟放着一串糖葫芦,自己的身上披着萧疏寒的衣服。昨夜露重了些,也暖了些。
蔡居诚觉得自己在做梦亦或是昨夜的酒还没有醒。拿起糖葫芦,上面的糖衣已经化了些许。
是真的。
梁妈妈急匆匆的跑上楼,推开蔡居诚的房门,但见一室的物件摆放的整整齐齐,一样没少。唯一缺的就是他蔡居诚这个人。
梁妈妈狠狠地一搅手绢,昨天晚上咋就忘了防着这个蔡居诚了!一跺脚,踩得地板咯吱响。转身去关窗户顺便盘算着蔡居诚这人今年赚的钱和把他骗进来的钱比是赚了还是亏了。
走到窗户边上一低头却看见这主正坐在后院石凳子上发呆,梁妈妈一时也不知是喜还是什么“哎呀我的小祖宗诶,这都啥时候了您还在这后院坐着。”梁妈妈看见蔡居诚手里拿着串化的差不多看起来就不能吃了的糖葫芦。
蔡居诚回过神来,抬头看着梁妈妈,其实他很想开口怼她,但他发现自己真的懒得说话。
“小祖宗诶,你把手里的糖葫芦扔了吧,你要是乐意吃这东西以后我派人给你买,天天买。”梁妈妈往外抛了抛手绢“快快过来,跟我去见个老恩客。”
蔡居诚好似没听见她说的话,双眼呆滞的看着前方,把手中剩下的几颗糖葫芦一股气全都塞到嘴里。尝不出是什么滋味,满脑子是那年灯节的锣鼓声和他紧紧握着自己的手。
是这双手把他高高的举起来捧在手心里,也是这双手把他重重的摔到泥里。
这泥就像沼泽一样,越是挣扎便陷的越深。

叶某打了个喷嚏,这天再冷下去就和华山有的一比了。展了展手里被磨的看不出原来模样的信封。上面依稀写着什么三生树,妥,有个地方能辨得出来那剩下的一切都好办。
叶某就是梁妈妈口中的那个老恩客,一个根正苗红的华山弟子。
当年他父母把他扔到华山底下,用家里仅有的棉褥把他包起来,又怕襁褓散开用针又缝了几针,没什么证明身份的玉佩,就找了个纸条找识字的写上名字,拿缝衣服的线系在他脖子上。这华山是天下第一大派,把孩子送上去起码不用挨饿了。
很明显他父母错了,他们只是把孩子从一个很穷的地方送到另一个很穷的地方。
孩子被发现时冻的不行了,华山弟子把他送到医堂时体温已经很低了,这襁褓又是用针缝的为了省事就索性直接撕开了襁褓。
因为当年打开他襁褓的方式不对所以写名字的纸条只剩下个“叶”字依稀可见。这孩子有父母有名字,就不能再起一个。那怎么办?“反正有个‘叶’字,还是姓,就叫叶某吧。”一个华山弟子提议。
就这样,他成了叶某,成了一个根正苗红的华山弟子。
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穷门派的弟子早下山。
叶某下山后的日常就是躲债主,行侠仗义,到处找石头拯救他眼中的失足少年蔡居诚。
“……武当的萧掌门好似没那么讨厌吃糖葫芦,你若是有时间便帮我带给他几个。”蔡居诚盯着树叶对叶某说。说完就被梁妈妈带回了点香阁,也不知梁妈妈说了句啥他又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叶某摸了摸鼻子,掂量着到哪买点糖葫芦去买通萧居棠送到掌门手里。

——————————————
弄了个叶某出来……其实他存在的意义是为了看掌门和蔡师兄秀恩爱还有推动剧情orzzzz如果有人实在接受不了阔以评论一下……以后我就把他的戏份减少,把他的视角掰到蔡师兄身上((

事实上我想虐掌门(( 
特别想的那种(你

评论(25)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