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凝

南极圈写手,cp观混乱邪恶。
随缘写文随缘更。
改ID太麻烦了还是改回来吧(இдஇ`)

【萧蔡】岁知寒(五)


萧疏寒只觉得脑子里嗡的一声,好似昨夜一宿未眠的疲惫霎时间涌上来,只觉得连站都站不稳。
“是谁……赎走了他?”萧疏寒伸出手扶着旁边的栏杆才勉强稳住身形。
梁妈妈手里搅着手绢,脸上一片纠结的神色。却也不知这神色里几分真几分假。
“萧掌门您也应当知道,这做一行有一行的规矩。赎人那主也说了以后会好好待他,”顿了顿“您知道我不能说那主是谁,这样吧,我和您说句掏心窝子的话,”说着扭着腰往萧疏寒这边走了两步“他在我这也是卖艺陪笑,有时还要受那些来看他笑话的折辱。我这也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您想想那主条件不差,再次也总比呆在这强吧。”
天色已经大亮了。
街上的吆喝声一下多了起来,行人来来往往,昨夜的一层薄雪染尽了污泥。
点香阁中出来一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子,走到梁妈妈的旁边,一挽她的胳膊“哎妈妈我没看错吧,刚那可是武当派萧掌门!”
梁妈妈一撇嘴“那可不是?他二徒弟被卖到这这么久,武当连来个人问的都没有。现在好了,人都给赎走了这掌门过来了。”语调里无不讽刺“啧啧,就是一猫哭耗子,假慈悲。”
秦淮是南方地界。开了春,树就开始抽芽,长叶。该开的花也开得差不多了。
萧疏寒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武当的,也不记得这一路自己都在想些什么。
一进山门刚到太和桥宋居亦就带着萧居棠迎了过来。
“师父刚是下山了吗?”宋居亦的神情像是看到了什么万年发生一次的大事。
萧疏寒一恍惚,那年庙会上居诚也是这么看着自己吃糖葫芦的。
“师父?”宋居亦见他久久不答便又问了一声。
萧疏寒回过神来,看着宋居亦微一颔首算是答应“若无事,我便先回去了。”
宋居亦摇摇头。看萧疏寒走远了一把拉过萧居棠“你不觉得师父最近怪怪的吗?”
萧居棠好不容易咽下嘴里的吃的“师兄你想噎死我吗……”捶了捶胸口,感觉舒服点了才开口“你这么一说倒确实是不大对劲,总是感觉他忧心事很多的样子。”
早上东方霞光万丈,然而到入了夜也未下一滴雨。
萧疏寒寝屋的窗子紧闭着,却不是为了挡风。
从那份情产生开始他就再没开过窗子。
在这里透过窗子刚好看见天上的火离星。
那是他的伴生星。
忽的一个影子落在窗户口,踩在窗户的木楞上,用嘴一下一下的啄着窗子。
是只信鸽。
萧疏寒起身打开窗子,鸽子惊起又落回他的手上。
天道轩的信,寄信人是朴道生。
信上只有一句话:
火离星有异。
萧疏寒下意识的皱眉,一抬头却见火离星光芒暗淡,隐约泛着红光。
不祥之至。
是陨落之兆。

——————————————————

我的玻璃渣已经准备好了(

客官们一句话he还是be
说he就绝对不be!
说be就……咳

那个啥……欲知前文戳头像orzzz

评论(64)

热度(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