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凝

南极圈写手,cp观混乱邪恶。
随缘写文随缘更。
改ID太麻烦了还是改回来吧(இдஇ`)

【萧蔡】梦中有风起

许多年前的武当山上云海翻涌,金辉透过云隙洒在山下的一片枯草地上,那片枯草中有一个小小的襁褓,襁褓里面包着个更小的孩子。
孩子看着天空,眼中映出了清晰的云影。地上的金辉随着流云变幻着位置,却像是有意般的避开那个孩子。
四周风起,枯黄的草掀起波浪。流云拥着金辉,枯草抱着大地。
是萧瑟,是新生。

他从山上和风而来,犹豫了一下,抱起了地上的孩子。孩子伸出手,抓住他的白发,笑了。
从此这孩子眼里除了世间万物外,便多了个他。

“一步碎乾坤,”孩童拿着齐人高的剑向前走一步,偷偷的用余光看向他的师父,但只看到一缕白发时就慌忙收回了目光“一步破阴阳”孩童看着剑映出了自己通红的脸。闭上眼,挽了个剑花“一剑证天道…”
“一剑……一剑……”他窘迫到红了整个脸。
最后一句誓词是什么,他到最后也没想起来。

“掌门,滋事弟子带到!”他被人押着踉踉跄跄的推进大殿门,被推搡着跪在地上,两名带人的弟子也跟着跪在地上“还请掌门公正处分,以安我辈弟子不平之情!”大殿内烟香缭绕,他跪在天尊像前,自己脚下。低着头,手被扭绑在身后。
少年初长成,柳眉入鬓,眉间的英气中夹杂着几分稚气。
什么时候,这孩子也长到这么大了呢。

最后那天的天气,和他师父第一次遇到他时一样。
满天的云影拥着夕阳,从云缝里投下的金辉洒在大殿上的琉璃瓦上。他在阵法的中间咳出一口血,看着他师父又像是哭又像是笑,神色癫狂。
那时他眼中就只剩下了他的身影,其他多余的一物都容不下。
他拔出匕首,忽的想起当初最后一句誓词——一剑断情肠。
情肠他断不了,旧恩他忘不了,大道他成不了。

萧疏寒猛地惊醒,窗外梅花正好。天上飘着小雪,月色洒在红色的梅瓣上,是个晴雪夜。
萧疏寒揉了揉眉心,一抬头忽的看见一树花中有一朵花开的最盛,红得像是被血染成的。
一阵风起,雪被吹落,那朵花和着风雪一起落到了案台上。萧疏寒拾起落花仔细端详,不小心碰撒了案台上的酒壶,清酒顺着桌沿洒在地上,他的主人却没有扶它起来的意思。
窗外风起,有云遮月。

武当禁酒。




评论(2)

热度(54)